抗癌热线


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肿瘤常识

高风险摘除气管 四川肿瘤医院花季少女性命

作者:文 来源:未知 日期:2019-10-6 1:59:33 人气: 标签:肿瘤严重吗
导读:方逸华子女“少新主任,我过来复查了,今天拆线,我呼吸困难症状完全好了,谢谢您让我又可以上班了!”中秋节前的一天,一个欢快的声音从四川省肿瘤医院头颈外科二…

  方逸华 子女“少新主任,我过来复查了,今天拆线,我呼吸困难症状完全好了,谢谢您让我又可以上班了!”中秋节前的一天,一个欢快的声音从四川省肿瘤医院头颈外科二病区的走廊传来,一个年轻姑娘快步走到王少新主任面前。这里有着什么样的故事?

  2019年8月21日一位女孩在四川省肿瘤医院头颈外科中心二病区医生办公室苦苦哀求,只见她约莫20岁出头,一脸悲伤,身材消瘦,喘着粗气,脸色带着憋气后的暗紫。身旁的父母也焦虑地望着王少新主任。“咋子回事喃?咋喘得这么厉害?”王少新主任问道。

  经反复询问才得知原来5年前女孩因重症肺炎长期插管,治疗后疾病好转,但落下了气管狭窄的后遗症。

  “一窄就喘不过气,就像的手卡住了喉咙”女孩说着声音哽咽。

  她爸爸说:“娃娃说话累,我帮她说。娃娃感觉开始出不赢气,就赶紧到医院,把气管撑开。大概每间隔20天做1次喉镜,扩张气管。一次又一次,都跑了无数趟医院了。

  每次出不了气她就怕的要死。也担心靠扩张,总有一天无法扩张,那个时候咋个办!果不其然,今年8月份,又到医院去,医生说气道瘢痕严重,不能再做内镜球囊扩张治疗了。”

  “ 我只未必只有憋死?呜呜我不愿意啊!”女孩断断续续说完,已是泪流满面。

  女孩妈妈眼睛红红的,她补充道:“8月份后,我家女子到处求医问药,跑了很多家医院,都没得办法,今天,我们到你们这里了,医生,救救我家娃娃嘛!”

  王少新主任沉思着,马医生在一旁也担心着:“这个女娃娃太可怜了,要是我们给她治疗,又能用什么办法呢?气管破裂的风险好大哦!要是治不好,咋个整?” 王主任看着他们一家人眼巴巴的目光说:“来嘛,办入院!”

  女孩入院后,治疗团队就着手进行病情评估。检查发现气管上段有3-6cm长度的瘢痕狭窄区域,此区域因瘢痕挛缩过重,用球囊扩张难以达到最佳效果。而且,患者承受着球囊扩张后气道破裂损伤甚至致命风险,因此手术切除是其唯一出。

  但手术治疗风险很大,气管瘢痕区域较广泛,若切除对合后很有可能愈合不全,最终撕裂造成猝死风险也很高,手术后即使愈合了,仍有可能发生气道裂致再次手术,有可能痰栓形成堵塞气道导致窒息,有可能营养功能障碍导致伤口愈合困难不可预料的一系列风险,都将造成不可的后果,这是一项的挑战!

  少新主任说:“我们不给她做手术,她的结果我都不敢想象!气管越来越窄,最终堵塞被憋死?才20多岁,我就是冒着风险也想救她!来,我们再讨论一下手术方式,联合麻醉科、ICU、临床营养中心一起联合会诊,看看还有哪些没有考虑到的地方,把所有可能的风险降到最低,把术前的准备做到最充分。当然,我们也要给女孩一家人沟通清楚,要全力配合,一起打这场硬仗。”

  少新主任一再和女孩交代术前术后的应对措施,连一日三餐吃啥都细致要求。他说:“兵马未动,粮草先行。好好加强营养,把身体搞得壮壮的。要打这场硬仗,必须做好一切准备工作,后勤部长就是你自己。”

  2019年8月26日,在麻醉下行“颈段气管袖式切除,断端吻合术”,即切断原有狭窄气管后,再将残端吻合起来。

  术前最担心的第一关就是麻醉插管。果然,气管狭窄较重,插管很有可能通不过狭窄的部位,或者损伤狭窄部位。一旦插管失败,患者生命将得不到保障,手术将无法进行。正常大小气管的插管,通常麻醉医生都驾轻就熟,轻松搞定。

  面对这个特殊患者,麻醉医生徐义全的手放慢了速度,那动作就如同电视上见到的高级大厨用豆腐作雕塑,要豆腐不刻坏,还要达到精美准确。历经10余次插管,麻醉医生已是一头汗水。手术室里,所有的医护人员都似乎屏住了呼吸,我心中也暗暗,但愿这次成功!“好啦!”麻醉医生轻轻的两个字,让每个人都吐出一口气。

  随后,王少新、马霖杰、李永金、黄忠贵等医生团队准备闯第二道手术关。打开手术部位,大家面面相觑,为啥?术区完全“粘成一饼”!

  “为了尽量减少损伤程度,我们把手术分离都分解成为一个一个小区域慢慢推进。”少新主任下达命令。

  在不停地分离切除,再分离再切除过程中,马医生的眼睛丝毫不敢放松,一毫米一毫米探索着前进,除了毛细血管少量渗血外,几乎没有怎么出血,最终气管终于慢慢显露出来。

  “主任,你这是用各个击破的兵法哈!”这会儿终于可以放轻松一经,马医生和主任开起了玩笑。眼睛瞟了一眼手套,里面有水,手指和掌心都黏在了手套上。

  接下来评估狭窄段后行切开,整整5个气管环被切除。当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的时候,新的挑战又接踵而至。

  第三关缝合关来了!怎样将断开的气管接起来呢,缝松了气管会撕开,缝紧了气管边会坏死,如何拿捏分寸?少新主任肉呼呼的手指此时大家了他的灵活和精细,细细的缝线在缝针的引导下,轻快穿过气管壁,不疾不徐,上下对合严丝合缝。缝合完成后,一圈整齐、匀称的缝合结如同艺术品呈现在大家眼前。手术大功告成! “耶!”小小的欢呼声从口罩下方传来。

  在重症监护室,通过屈颈、吸痰、营养保障等精心照料,到病床旁了解情况,查看呼吸状况,担心患者仰头撕裂,嘱咐女孩屈颈卧位,并最大可能降低仰头撕开气管风险。

  同重症监护室徐珊玲、张萱等等老师根据患者情况随时提供给个性化诊疗方案。接受气管压力监测,避免气管套管球囊过紧致气管致坏死,但也要气管套管功能。

  第二天少新主任发现女孩蛋白持续走低,亲自交代患者家属营养供应重要性,定期监测营养电解质情况。

  每天定时向焦灼的家属告知女孩情况成为必需,就这样度过了ICU治疗的一周,确保术后期度过。

  9月2日,顺利转回头颈外科二病区普通病房治疗,曾定芬带着护理团队的阳静、范玉霞、张帆、杨平等,把术后恢复期的护理做得无微不至。 终于平安顺利出院啦!

  任何医生在面对风险的时候,都面临的抉择。王少新主任是怎样想的呢?女孩走后,马医生和王主任谈到这个话题。

  “每一步都很困难,气道狭窄插管困难,疤痕过重过长炎症过重吻合困难,如果一旦生命体征不稳定,就将立刻气管切入终身性的气管套管辅助呼吸,这意味着病人后半辈子几乎毁掉了。”

  少新主任大眼一瞪:“这对患者是不公平的,一个支持管都有一定时限,一旦有问题又得重来,万一年龄大了不能再放,问题不是就没有解决吗?而且支撑管有痰栓形成等风险,我们作为医生,应该为患者提供最佳的选择方案。其他治疗方案她已用尝试,效果不理想,现在年龄小身体耐受力尚可,虽然瘢痕严重但气管弹性等相较其他患同类疾病者较强,可以给患者提供这类治疗方案。

  为医者,应该知道压在自己肩膀上的责任,这个手术过后我每天都担心患者气道裂开,吃不好,睡不着,生怕有治疗的疏忽造成患者终身残疾,直到术后七天我才缓了一口气。我们一定要将患者的生命健康作为我们为之付出的!”

  女孩说:“以前上班,因为喘不上气,隔天差五住院,自己工作也耽误了,现在终于可以的呼吸了,工作也顺心了许多。以前都是爸爸妈妈做家务,他们担心我上不来气有,现在我也可以分担一点家务活了!走,上楼梯都不是个事。五年了,我终于可以活动了!医生,你感觉得到我是多么开心吗?我终于不需要父母照顾我,我可以来孝敬他们啦!”

  

下一篇:没有资料
共有:条评论信息评论信息
发表评论
姓 名:
验证码:
百家樂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