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癌热线


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乳腺癌

一个巨大溃烂乳腺癌的治疗过程(文章中图片可能造成不适)

作者:文 来源:未知 日期:2020-9-9 6:20:43 人气: 标签:乳腺癌图片
导读:2013年7月29日入院。女性,54岁,左乳腺癌13年,一直采取中药外敷内服等处理,手术和放化疗。目前肿块如脸盆大小,溃烂,恶臭,呈恶病质表现,消瘦明显。幸相关检…

  2013年7月29日入院。女性,54岁,左乳腺癌13年,一直采取中药外敷内服等处理,手术和放化疗。目前肿块如脸盆大小,溃烂,恶臭,呈恶病质表现,消瘦明显。幸相关检查未发现肺骨肝脑转移。我市多家医院已经不接收该患者,但患者有强烈的治疗愿望,尤其是去掉菜花及消除恶臭。对一个医生来讲,这确实是个巨大的挑战。尚难以预料治疗结果。但无论结果如何,这确实是个有重要教育意义的病例。我的整个思、治疗方法、疗效及医患双方的心历程均会在该文章里展示。

  今天对患者病情的思考:肿瘤巨大,虽无远处转移,但局部情况很糟糕,广泛浸润。直接手术去除所有肿瘤是不现实的,而患者目前的状况也无法承受大剂量化疗。必须分阶段分步骤处理,并针对不同部位的肿瘤采取各个击破的方式进行处理:

  第二步:由于菜花状肿块并非广基肿块,而是有一个粗大的蒂部,所以初步打算切除体表的菜花状肿块,从而减小肿瘤体积,减轻肿瘤负荷,同时减少其营养消耗,利于患者增加体重改善体质,为化疗创造条件。切除菜花状肿瘤后局部会残留一个创面,但其面积会远远小于目前的球形溃烂面。总体而言属于利大于弊的举措;

  第三步:评估对肿瘤进行血管栓塞或动脉介入化疗的可行性,今日已对肿瘤进行CT动脉造影,待结果出来后请介入治疗中心会诊;

  ……………………………………………………………………………………………………………………………………………………

  2013年7月31日 凌晨6点,做梦都梦到了患者病情了,说明思考得很多,五点四十就醒了。原本定于今日进行菜花状肿块切除的。但科室医生意见尚未统一,有医生认为已没有多大治疗价值。但我的观点认为患者并无远处转移,重要脏器基本正常,时间还会很久,但生活质量太差,有必要积极治疗。肿瘤为蒂状的,不是广基的,切除肿块难度并不大,主要是创面出血问题,可以采用超声刀逐刀切除,渗血可以油纱止血,毕竟肿瘤的基底是骨性胸廓,压得住的。呆会儿去上班后开始病例讨论,嘱咐自己要谦卑低调,多听听别人的观点,阐明自己的意见,争取大家的支持。

  2013年7月31日 10点,科室讨论通过我的方案,术前术后加强支持治疗,今日11点左右进行减瘤手术,主要是切除菜花状肿块,减少五分之三得肿瘤体积,。已经联系好下周一左右进行第一次肿瘤血管栓塞加动脉灌注化疗。患者方面千恩万谢甚是激动,但很担心他们期望值过高而最终结果不理想。

  2013年7月31日 16点,手术结束,很成功,肿块胸壁深部组织的情况比预想的好,因而能够将菜花状肿块和其卫星结节完整切除,到达了观察和触摸无肿瘤的程度,但局部组织缺损较大,越30乘以20平方厘米范围无皮肤覆盖。见下图:

  术中一度想将腋窝的大包块也一并切除,但考虑到患者一般状况不好,且由于肿块有感染,不适合立即行植皮手术,遂仍分阶段治疗的原计划。术中输血800毫升,失血月300毫升,之前担心的麻醉并发症也未发生。恶臭的状况随着菜花状肿块被移走而彻底消失。菜花称重约1800克。

  2013年8月1日 患者术后即感到饥饿,胃口很好,手术创面基本没有出血,渗液80毫升,患者和一群家属都显得很高兴,我也很高兴。创面采用了负压吸引,目的是尽快控制感染,为植皮手术做准备。腋窝的肿块可以摇动,CT上可以看见肿块周边尚有间隙,其直径约25cm,重量约2000克,手术完整切除的可能性较大。治疗方案也调整为以手术为主,并且将治疗目标修改为追求治愈。

  2013年8月2日 今日进行了术后首次换药,观察了创面状况,清洁度很好,血液循环状况也不错。但患者血色素只有6.2克,白蛋白27克,仍需要加强支持治疗。

  2013年8月2日晚8点,接到患者一个主要家属的电话,言谢以外,询问了新的治疗计划,最后是告诉我等腋窝大包块切掉,植皮成功以后,要继续进行中药治疗。顿时心都凉了.........吃了10几年的中药成了现在这样,还嫌没有吃够啊!汗ing

  2013-8-5 创面低垂部位出现绿脓杆菌感染表现(色、味),担心中。送了细菌培养,再次彻底换药,创伤引流敷料两张负压引流创面(每张2000多,太贵了),并以庆大霉素生理盐水溶液持续冲洗创面。希望周三能如期进行第二次手术。

  2013-8-7 原定今日进行第二次手术,因科室内部有不同意见,特举行全院会诊,与会专家提出了不同意见,但基本同意以手术治疗为主,但手术时机问题有不同意见,可以说分歧很大。本人的意见仍然是积极手术,经与医务处和业务院长直接商讨,决定明日安排手术。但要求患者家属悉数到场,由我、医务处领导、患者家庭主要进行集体谈话。患者方面一如既往迫切要求尽早进行第二次手术,要求今日就进行手术,经耐心解释,终获理解。

  2013年8月8日 手术如期进行。朮中见肿块表面满布血管,温度明显高于周围组织,血管异常粗大,朮中出血异常凶猛,直到动脉cwp-46被彻底分离结扎方基本停止,出血量约600毫升。成功进行了植皮。见下图。

  2013年8月11日,星期天,术后第三天,患者一般情况良好,没有明显术后迹象,我的团队和患方所有人都在焦急的等待。等什么呢?在等待植上去的皮肤能存活,只有这样,治疗才算完全成功!创面大,又最初又是的,还是很担心的。好在植皮对我来说已是驾轻就熟,五年前参与汶川地震救灾时,这样的植皮手术完成了无数,还没有失败的记录。这次不同的是植皮区原本是个巨大肿瘤,又是大面积植皮……-_-

  2013-8-12星期一,早上,发现患者敷料上又透出绿色,仍然是绿脓杆菌的表现,忐忑中提前打开敷料,出植皮区。谢天谢地,植皮区非常清洁,超过90%植上去的皮完全成活,剩余10%也有希望存活。太给力了!

  ...........术后患者果真继续选择中药治疗。大约1年后的某天因呼吸困难再次急诊住院,检查发现胸腔积液伴可疑肺转移,经抽液治疗后呼吸状况好转。因消瘦很明显(恶病质),已无法耐受化疗(无论愿意不愿意),亦无法通过手术治疗,后自动出院。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下一篇:没有资料
共有:条评论信息评论信息
发表评论
姓 名: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