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癌热线


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宫颈癌

五峰:宫颈癌发病居高不下(组图)

作者:佚名 来源:未知 日期:2022-1-21 2:21:24 人气: 标签:宫颈癌图片大全图片
导读:根据1975年普查资料,五峰县宫颈癌标准化发病率为1103/10万,位居全国第二;死亡率为66/10万,居全国之首。1999年的数字是:患病率1520/10万,且70%是中晚期…

  根据1975年普查资料,五峰县宫颈癌标准化发病率为1103/10万,位居全国第二;死亡率为66/10万,居全国之首。1999年的数字是:患病率1520/10万,且70%是中晚期病人,患病率呈上升趋势。

  “我是第一次来做这个检查,以前听说过这个病,但具体是怎么回事,也弄不清楚。”4月2日,59岁的苏德菊对记者说,她是在接到县妇幼保健院的筛查通知后,到五峰渔洋关火田坑村卫生所接受检查的。

  渔洋关镇是五峰的经济强镇,被称为五峰的东大门,该镇也是武汉大学有关专家的研究地点,并得出了一些数据,这个镇的宫颈癌发病率,在五峰最高。

  “我们每年筛查3000多人,一般能查出个,比例很高。”五峰县卫生局副局长、渔洋关中心医院院长曾军说。曾军解释,这个数据并不十分准确,一是筛查面不大,二是每年来接受检查的可能总是那一批人。

  曾军他们的做法是,每年在农闲的时候下乡设检查点。4月2日上午9点多,记者赶到火田坑村时,已经来了很多妇女。

  这个村卫生所设备简陋,连进行妇检的房间窗户也不严实,该村妇联主任向常琴只好用一块白布挡住木窗,防止被外面的人看见。

  记者中午离开时,已经有86人来接受检查,但仍有妇女不断步行来接受检查,当天,下乡的医务人员一直忙到晚上9点。

  宫颈癌检查是份隐私性强的工作,五峰县妇幼保健院特地制作了筛查知情同意书。当初记者预想,在落后封闭的五峰农村,很多妇女看到知情同意书上的句子后会对筛查望而止步。可实际上,事实恰恰相反。

  记者当日在火田坑卫生所见到的情景是:一大群妇女围住医务人员,回答问题,这些问题包括:你和你的丈夫分别有几个性伴侣?你丈夫的包皮是否过长?对隐私的询问完全在阳光下进行,她们都回答得很坦然,但声音不大。

  曾军也说,现在妇女们的观念早已经改变,那些没有来接受检查的妇女要么是没接到通知,要么是家里有事,要么是不愿意或没有能力支付10元的检查费,“要想把信息送达每一位村妇,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这里山大人稀”。

  武大中南医院妇瘤科陈惠祯教授研究五峰妇女宫颈癌近30年,他记得,当初妇女们来接受检查的并不太多,但身边有人得这个病死后,大家开始紧张起来,受访者在谈到妇女们观念转变时,都提到在这方面的宣传工作上下了功夫。

  1976年,陈惠祯通过一份资料,知道五峰的宫颈癌发病率很高,于是前去检查,这一去,就和五峰结下了不解之缘,他也是谈论五峰宫颈癌无法绕开的人物。

  基于大量的基础研究,由武汉大学中南医院肿瘤研究所所长周云峰为项目负责人的“癌症早诊早治示范申请书”(以下简称“申请书”)中,对五峰宫颈癌的有关情况进行了详细的说明,陈惠祯教授是其中的主要参加者之一,是当地的权威。

  到底是什么导致了五峰成了宫颈癌的高发地带?虽然这个病在五峰多年来发病率居高不下,但至今仍没有统一结论。

  中南医院提供的“申请书”描述:由于经济条件差,妇女的教育背景普遍不高,同时个人卫生习惯不良,再加上当地习俗中,妇女早婚、早育、多产,妇女有一个以上性伴侣的现象比较常见,这些因素均构成了宫颈癌潜在的发病因素。

  这样描述后得出的结论是:大量的研究表明,五峰土家族自治县宫颈癌发病人群具有以下两个流行病学特点——多性伴侣和生殖乳头状瘤病毒(简称HVP病毒)感染率高。

  陈惠祯教授认为,女性宫颈癌与HVP感染有明确关系,而通过不洁性生活或者有多个性伴侣,都是致病的直接因素,“在这个疾病研究中,我最大的收获不是在普查表中获得的,我在单独寻访很多村妇后,才从其中发现了普查表看不到的东西”。

  五峰县委宣传部部长向丽说自己对找不出病因很着急,但却不赞同有关专家的意见。她说,当地民风,专家是在没有完全了解这个地区的情况下得出的结论。

  已经69岁的陈教授感慨,要取得真正“”,必须实地调查一千名宫颈癌患病者,才能获得一手材料,而这样做的前提是彼此完全信任,且“至少需要10年时间”。糟糕的是,陈惠祯多年的经验告诉他,患病妇女只有在知道自己病重后,才会向医生吐露真情。

  而另外一些关于病因的说法包括:当地饮用水中含汞很重,当地群众喜欢吃腌肉等,但向丽说,临近的鹤峰长阳等宜昌市山区县风俗与五峰相近,为什么偏偏是五峰容易发病呢?

  抛开关于病因的争论,其实,所有医务人员受访都表示,只要发现得早,宫颈癌可以治疗,花费也不是特别贵,但一旦把这些“不贵”的花费放在五峰这个特定的下,就需要另当别论。

  陈惠祯教授介绍,宫颈癌不同于其他癌症,它有一个潜伏期,在宫颈癌早期,治疗起来非常简单,但癌症一旦扩散,就复杂了。

  “没有钱。”记者在五峰采访时,从受访者口中吐出这句话的频率相当高,下至基层医务人员,上至分管副县长以及一位宣传部长。

  五峰副县长宁本新介绍,该县每年的一般预算收入只有3000余万元,是典型的吃饭财政,而农民每年的现金收入不足千元。据介绍,在当地做个宫颈癌手术,估计需要四千元左右,可以想像这笔钱对一个普通农村家庭有多大压力。

  专家认为,从防癌角度以及疾病的演化过程来讲,筛查对象应该是25岁以上的已婚妇女,在五峰,这个数字是4.4万。

  “以每人检查一次10元成本费计算,也要40多万,无力负担。”五峰土家族自治县卫生局局长邹永斌说。

  陈教授也很苦恼:“经费问题一直得不到解决,早期医院以及疾控部门还能拨出部分资金作为项目研究资金,但这些经费远远不能满足对五峰整个山区妇女进行疾病研究,现在这个病已呈逐年上升趋势。”

  渔洋关村54岁的赵文英至今还记得1998年那场宫颈癌,“在武汉花了千元,大部分是借的”,2日下午,赵文英在自己家里对到访的记者说这句话时,流下了泪水。

  赵文英还记得,最开始就是开始出血,没想到一检查竟是宫颈癌晚期,“一下子就糊了,开始准备放弃,在女儿强烈要求下才去治疗”。

  “我们镇有一位29岁的妇女,去年查出宫颈癌,因为没有钱,已经放弃治疗了。”曾军向记者介绍这个情况时,长叹了一口气。

  当地没有足够的经济力量支撑这项疾病的防治和研究,五峰把眼光转向了外部,陈惠祯教授也在为此努力。

  关于“五峰癌症早诊早治示范申请书”,目前正在送往国家卫生部疾病控制司和中国癌症研究基金会。如果能够得到批准,将为五峰宫颈癌防治提供有力的资金保障,该项目申请的经费数额为527万余元。

  现在已经有点眉目的是,在与比尔·盖茨基金会代理方接洽后,对方表示能提供帮助,“估计4月中旬,方面免费提供的价值15万元的电子镜能到达五峰”,对方今年还将为五峰培养几名专门人才。同时,向丽也在努力把五峰的情况向上级汇报,希望得到有关方面的重视。

  电子镜的好处在于有助于早发现、早治疗,而这正是陈惠祯教授认为目前阶段,在五峰遏制宫颈癌的最有效办法。

  宫颈癌被称为女性健康的第二大杀手,我国每年的发病人数约为13万,死亡率排在癌症死亡率的第四位。

  据介绍,其好发年龄原来多见于40至60岁的女性,而近10年来发病年龄平均提前了10年,也就是说,常见于30至50岁的女性,特别是40岁以下的明显增多。带金字旁的女孩名字

  

下一篇:没有资料
共有:条评论信息评论信息
发表评论
姓 名:
验证码:
全球设计奖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