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癌热线


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肺癌

专家述评 EGFR突变晚期非小细胞肺癌患者方案越来越多该如何选择?

作者:文 来源:未知 日期:2019-5-23 21:13:46 人气: 标签:晚期非小细胞肺癌
导读:目前,EGFR突变晚期非小细胞肺癌(NSCLC)患者的一线标准治疗包括吉非替尼、厄洛替尼、阿法替尼、奥希替尼和达克替尼。EGFR阳性NSCLC患者的中位总(OS)为3~5年。…

  目前,EGFR突变晚期非小细胞肺癌(NSCLC)患者的一线标准治疗包括吉非替尼、厄洛替尼、阿法替尼、奥希替尼和达克替尼。EGFR阳性NSCLC患者的中位总(OS)为3~5年。随着靶向治疗和免疫治疗的发展,治疗方式和选择方案越来越多。

  EGFR酪氨酸激酶剂(EGFR TKI)是EGFR突变晚期非小细胞肺癌(NSCLC)患者的一线标准治疗,包括吉非替尼、厄洛替尼、阿法替尼、奥希替尼和达克替尼。一旦患者发生疾病进展,继续使用EGFR TKI不合理,疾病进展后如果患者存在EGFR T790M突变,可选择奥希替尼,如果奥希替尼已用于患者的一线治疗,可选培美曲塞+顺铂联合治疗。二线治疗后疾病再进展的后续治疗选择更为复杂,并且应根据临床表现和基因组突变状态进行个体化治疗。最近的临床研究显示,EGFR阳性NSCLC患者的中位总(OS)为3~5年。

  最近的临床研究有可能会影响EGFR阳性NSCLC患者一线和二线治疗方案的选择。 FLAURA研究显示,与厄洛替尼或吉非替尼治疗相比,一线奥希替尼可显著提高患者的中位无进展(PFS),分别为10.2个月和18.9个月。既往研究显示,与吉非替尼相比,达克替尼能改善患者的PFS(14.7个月 vs 9.2个月)和OS(34.1个月 vs 26.8个月)。

  在NEJ009研究中,化疗+吉非替尼组PFS(20.9个月 vs 11.2个月)和OS(52.2个月vs 38.8个月)方面优于吉非替尼。在II期JO25567临床研究中,与厄洛替尼相比,贝伐珠单抗+厄洛替尼明显延长PFS。在此研究的基础上,研究者设计了III期NEJ026研究。 柳叶刀肿瘤近期发表了NEJ026的中期研究结果。结果显示,与厄洛替尼相比,贝伐珠单抗+厄洛替尼明显改善EGFR突变患者的PFS。该研究结果可能为这部分患者带来新的治疗选择,同时也增加了EGFR阳性晚期NSCLC患者一线治疗方案选择的复杂性。

  在不同研究中,患者的无进展受患者入组标准和患者特征的影响。另外也必须考虑疾病进展后的后续治疗方案的选择。ARCHER 1050研究排除了脑转移患者,FLAURA研究中,对于使用奥希替尼治疗后疾病进展的患者,化疗是其唯一的治疗选择,NEJ009研究中,不可能使用铂类化疗作为补救治疗。 JO25567研究(16.0个月)和NEJ026研究(16.9个月)中,给予患者贝伐珠单抗+厄洛替尼治疗,中位无进展PFS分别为16个月和16.9个月,结果较好。但是,NEJ026研究中患者必须满足使用贝伐珠单抗的标准,60%患者的ECOG评分为0,术后复发患者比例较高(约20%),此外,研究也排除EGFR T790M突变患者,这些因素可能有助于患者获得更长的PFS。

  中位OS的结果可用来指导NSCLC患者的最佳治疗策略。但是,后续治疗经常会影响其结果。之前一项研究显示,不可逆EGFR TKI可能会为患者带来OS的长期获益。JO25567研究显示,与厄洛替尼治疗相比,贝伐珠单抗+厄洛替尼治疗并不使患者的OS获益,可能是由于随访时患者数量不足的原因。另外,NEJ026的中位OS结果不成熟。

  化疗周公解梦 梦见洗头或奥希替尼是一线EGFR TKI治疗进展后患者的标准二线治疗方案。免疫检查点剂是野生型EGFR肺癌患者的标准治疗方案。一项III期临床研究的亚组分析显示,与紫杉醇+卡铂治疗相比,贝伐珠单抗+阿特珠单抗+紫杉醇+卡铂可改善EGFR突变患者的PFS和OS。需要在未来的随机临床研究中进一步该联合治疗的疗效。

  贝伐珠单抗可改善经紫杉醇+卡铂治疗的IV期NSCLC患者的OS。虽然贝伐珠单抗+化疗在其他多个瘤种中广泛应用,但贝伐珠单抗可增加化疗的抗癌作用的确切机制尚不清楚。而这又增加了识别相关生物标志物以选择适合贝伐珠单抗治疗人群的难度。贝伐珠单抗带来获益有可能体现在贝伐珠单抗+奥希替尼联合治疗中,目前正在进行若干临床研究(NCT02803203,NCT02971501和NCT03133546)。

  在NEJ026研究中,在患者的血浆游离DNA(cfDNA)中检测到EGFR突变和T790M突变。该研究还使用检测方法选择了起始无EGFR T790M突变的患者队列,探索治疗期间cfDNA的动态变化和该队列患者的耐药性发展很有意义。

  EGFR TKI、化疗、贝伐珠单抗或免疫检查点剂这些治疗方案的可能组合方式和治疗顺序使EGFR突变NSCLC患者的一线和二线治疗变得愈加复杂化。目前,也没有生物标志物可用以指导最佳治疗顺序,未来的研究将为治疗策略提供更多。

   文章来源于弘易国际

下一篇:没有资料
共有:条评论信息评论信息
发表评论
姓 名:
验证码:
百家樂就好 百家樂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