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癌热线


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癌症护理

终末期的癌症患者如何度过生命最后的日子?

作者:文 来源:未知 日期:2019-11-13 3:57:01 人气: 标签:癌症患者的基础护理
导读:2018年10月11日,《武汉晚报》刊发了《在丈夫怀抱里,在女儿的歌声中,46岁癌症患者安详离世》的故事,讲述了几位晚期肿瘤患者在生命最后做出的选择的故事,引发…

  2018年10月11日,《武汉晚报》刊发了《在丈夫怀抱里,在女儿的歌声中,46岁癌症患者安详离世》的故事,讲述了几位晚期肿瘤患者在生命最后做出的选择的故事,引发了很多人的关注和热议。

  他们在生命的最后,都选择了保持有质量的生活,选择“有”地离开。我们分享出来,给大家看看,因为这种没有遗憾,有、安详地离去,或许不亚于“尽全力”的抢救和治疗。

  今年9月,46岁的张女士因胃癌终末期,进入武汉协和医院肿瘤中心住院治疗,经过医师评估,预计期小于1个月。

  当时张女士双下肢水肿,因害怕死亡过程,不愿搭理任何人,该院舒缓疗护团队及时介入。为了缓解张女士的紧张情绪,舒缓疗护团队为她做脚部精油按摩,消除水肿,以试着与张女士建立连接;抗癌管家,我们一起抗癌,治愈癌症不是梦。随后精心制作“卡”以了解患者心愿,在“卡”上,张女士写下了自己的5条心愿:

  依据张女士的心愿,舒缓疗护在与张女士谈话中,疗法不知不觉开始了。连续3天的疗法,张女士敞开了,真实快乐地回忆美好时光,表达内心感受。

  张女士告诉,她要按自己想要的方式选择余生,还为自己选择了遗照,以留命里最后一抹痕迹;最后,特意安排张女士女儿为妈妈按脚,与妈妈道爱、道别,鼓励女儿将这辈子对妈妈的爱,抗癌管家,我们一起抗癌,治愈癌症不是梦。以前没有表达的,现在尽量表达出来。

  10月7日上午10时,张女士在丈夫怀抱里,在女儿的歌声中安详离开了这个世界。张女士丈夫非常感谢舒缓疗护的帮助:“生病近半年就没看见过她的笑容,没想到临到最后还可以看见她这么开心!”

  肝癌晚期患者,录完想对女儿说的线岁的肝癌晚期患者刘先生在协和医院肿瘤中心安详离世,虽然他没来得及看到女儿结婚的一幕,但是他却给女儿留下了一份弥足珍贵的遗产——在协和医院“舒缓疗护团队”的“疗法”帮助下,了不同时间段想对女儿说的线月下旬来到协和医院肿瘤医院时,已被确诊为肝癌晚期。欧豪家庭背景黄疸、腹胀、下肢水肿、肝区剧烈疼痛把他得痛苦不堪,止痛剂的副作用让他吃什么吐什么,完全没法。

  如何让刘先生在生命的最后阶段不那么痛苦?协和医院肿瘤中心“舒缓疗护团队”为刘先生作了全面评估,拟定个体方案,精心调整止痛剂,避开副反应时间。刘先生开始能小口小口地喝米汤,后来能一口一口地吃稀饭……

  为此,团队根据刘先生的意愿,为他精心制定了愿望清单:当女儿结婚时、生孩子时、工作生活中遇到困难时……将不同时间段想对女儿说的话下来。在心与心的交流中,“疗法”也同时开始。过程异常。刘先生病情发展较快,身体很虚弱,说话声音非常微弱,录音只能在他状态稍好的时候进行,每天只能很小一部分。

  经过1个多月的努力,全部录音终于完成。2017年1月18日上午,弥留之际的刘先生躺在妻子怀里,握着女儿的手,看着满病房陪伴他的亲朋好友,平静地说:“我准备10点离开了。”然后慢慢地闭上眼睛,坦然安详,于10点10分平静地离开了这个世界。

  2017年的最后一天,患晚期肺癌癌痛不止的陈亮(化名)转院到协和医院肿瘤中心,在疗法的帮助下,他完整地睡了10分钟。一旁的妻子流下激动的泪水:“这一年来,他从没像今天这样酣睡过。”

  从叱咤大海的船长,到身患绝症的病人,陈亮很难接受这个转变。“前两年他晚上还能睡得着,2017年就不行了。”陈亮的妻子说。

  由于癌细胞扩散,睡个好觉成了陈亮最大的奢望,因为实在太疼了,任何止疼方法都没有用。加上胸腔积水,他呼吸都成问题,没法平躺,晚上睡觉只能半靠着枕头,一年来从没睡过一个完整的觉。

  2017年12月初,陈亮病情继续恶化,转到武汉协和医院肿瘤中心治疗。入院后,给他做了一个心理评估,发现他需要心理干预。

  随后,舒缓疗护和心理治疗师杜老师开始对着躺在病床上的陈亮舒缓地道来:“您就是这个大船的船长,你给港口命个名,我们就去那里。接下来,我邀请你把身体逐步放松下来……您想象有100个数字,抗癌管家,我们一起抗癌,治愈癌症不是梦。他们是沙子,一阵风吹来,慢慢散去。99、98、97……”随着数字越来越小,陈亮呼呼地睡着了。

  “很好,我看到你这艘船平稳地前进,那个港口越来越清晰,那里有海浪、沙滩、美食……人生就是一次航行,现在是时候该好好休息了……”伴随着鼾声,杜老师的语调十分平稳。

  10分钟后,进来给其他患者换药,陈亮醒了,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我感觉腹胀感不是那么强烈,好像自己在一个圆盒子里,很轻松,迷迷糊糊地睡了。”

  “对癌症晚期的病人来说,最重要的就是尽一切可能提高他们的质量。”团队告诉记者“只有进行专业的心理治疗包括疗法,才能让患者感到平静、。”

  每个国家的死亡和临终文化都有不同程度的差异,日本和韩国分别有50% 和59%的家属不愿意和临终患者讨论死亡问题。而在我国传统的“轻死”“避谈““百善孝为先”和以家庭为本位、以社会为取向的文化背景下,大部分家属会选择向患者隐瞒病情或采取回避态度,导致患者无法和家属就病情信息和治疗措施进行沟通。

  我国学者华长军等调查了100例晚期恶性肿瘤患者的临终关怀服务需求以及对待死亡的态度,发现治疗护理等方面的需求已不是临终患者的最主要需求,家属的陪伴已占据越来越重要的部分,其中73%的患者迫切或非常迫切需要家属的陪伴。

  当家属与临终患者无法进行有效沟通时,家属和患者双方均会产生焦虑的负性情绪;当他们能进行有效沟通时,不仅患者的需求得到满足,同时也能给患者和家属带来积极感受。抗癌管家,我们一起抗癌,治愈癌症不是梦。家属与临终患者进行有意义的沟通,能帮助家属了解患者的期待和需求,减少患者的心理社会痛苦,这对缓解家属的压力和提高他们的生活质量有重要作用 。

  对于晚期癌症患者来说,除了,一系列的心理痛苦,包括焦虑和恐惧、无助和、他人负担感、对家人的担忧等,这些心理痛苦在很大程度上他们的生命意义感和价值感降低其生活质量和水平。患者是癌症姑息治疗的基本原则之一。

  现下,越来越多的医疗专家达成共识,在控制晚癌患者症状基础上,提供心理、心灵关怀和社会支持有助提高其质量。一项对晚期癌症患者心灵需求的研究显示,心灵关怀影响质量,能直接影响死亡质量。

  肿瘤心理干预,针对晚癌患者出现的大量心理、社会问题(如焦虑、抑郁或应对死亡),积极应对处理,帮助患者提高质量;

  临床心灵关怀服务,为患者在患病、受伤、悲痛、临终时,提供专业的、整体的情感与支持和帮助;

  死亡教育,帮助患者科学认识死亡及死亡过程,以积极的态度应对,战胜恐惧和痛苦,平静处之,保持人的;

  疗法,针对临终患者的个体化、简短的新型心理干预方法,主要探讨“临终”,涉及对患者的症状控制、确保患者的身体完整性、自主权与隐私权。

  我用了将近一年的时间去接受这个现实,在不放弃治疗,不灰心的同时,也无数次去设想我要面对的最坏的结果,每次都是哭到不再去想,不能去想,我发现不但没有减轻反而因为看到后期他的样子,变得更加难过。每次都是以失败告终,最终以心底的一句话,我还是接受不了,去自己的痛苦,没日没夜的哭泣。

  老爸,我想对你说,不会再有化疗,放疗,不再吃药,抽血,不会再过敏,头疼,不会再恶心,不用每天躺在医院里偷偷哭泣,不再有在你心里像一样的治疗了,这种种的痛苦都不会再有了,结束了。抗癌管家,我们一起抗癌,治愈癌症不是梦。你对抗病魔的坚强我永远也忘不了,在我心里你比任何男人都爷们儿,唯一剩下的是我们的思念,留恋和不舍,老爸,我爱你,老妈也爱你,只会比我更爱你。忘了这一世吧,好的坏的,通通忘掉。不知道哪天是最后一天,在此之前我陪着你,会一直陪着你,守着你。

  对于患者家庭来说,这不是被动放弃,更非生的机会,而是在平衡原发疾病治疗的利弊之后,“增加痛苦又没有疗效的原发疾病的治疗”,主动选择“减轻痛苦的对症治疗”。

  

下一篇:没有资料
共有:条评论信息评论信息
发表评论
姓 名:
验证码:
百家樂就好